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  设为首页  |  加入收藏
中国文明网宜昌站
首页 文明播报 县市传真 文明城市 文明村镇 文明单位 文明家庭 文明校园 未成年人
最新公告 我们的节日 道德模范 公益广告展播 诚信宜昌 道德讲堂 志愿服务 评 论 网络文明传播
您的位置:宜昌文明网首页 > 文明播报 今天是:
 
陈华林:长江最美“清污人”
发表时间:2022-09-22 来源: 宜昌文明网  

六年清理船舶污水和垃圾四万吨

  天刚破晓,“哒哒哒”的机船马达声划破猇亭红港码头的宁静。9月17日清晨,陈华林一家三口携手出港了。

  早晨五点出发,晚上七点返回,一家人开着船对港口停泊的船只逐个抽取污水(生活污水和油污水),收集固体垃圾,然后运回码头集中处理。

  “不让过往船舶一滴污水流入长江,不许一片垃圾丢进江面。”这是陈华林的铮铮誓言,也是他对母亲河的庄严承诺!

  退捕不上岸 愿作长江清污人

  “我们世世代代生在长江边,是长江养育了我们。”家住点军区桥边镇坪善坝村的陈华林对长江充满感情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不满10岁的陈华林随家人,为葛洲坝建设搬家。他回忆说,尽管家从低洼处搬到半山坡,但依然没有远离长江,全家依然靠江吃饭。

  “那时,家家户户门前挂满渔网,江边一排排渔船。傍晚,夫妻双双下江布网;凌晨,收网卖鱼;白天,女人织网,男人种地……好一个鱼米之乡!”时隔多年,童年的情景像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浮现在陈华林的脑海。

  “那时江里鱼很多,随便一晚上,可捕捞几十斤,甚至上百斤鱼……”陈华林回忆,这样的时光从1989年部队转业后就渐行渐远。

  回乡打渔时,陈华林发觉不仅鱼儿少了,江面也脏了。风一吹,渔港满是白花花的垃圾,随处可见漂浮的油污。打起来的鱼有一股柴油味,卖不出去。

  眼前的一切,陈华林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而这时,几位转战商海小有成就的战友,拉他入伙,被陈华林一一婉拒了。他发誓要陪伴长江,让长江回归清澈。

  从此,陈华林开始划着渔船收集垃圾。是木头,他就捡起来当柴火烧,是白色垃圾,他就收集起来送到回收站。

  每天,一船船垃圾上岸,第二天,风一吹,垃圾又吹来了。于是,陈华林干脆白天在江面上捡垃圾。

  看到大船漏油,他就把船划到大船旁,上去帮忙清理油污。有时船老板会给一点清洁费,他把这些油污回收后转卖给回收站,挣点小钱。

  陈华林一干就是八年——白天收垃圾,晚上打渔。2016年,宜昌实施渔民退捕上岸。作为共产党员,他第一个上交渔船、渔网,但是,他并没有上岸。

  清污四万吨 长年累月练就四不怕

  2016年1月5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,指出“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”。

  宜昌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开启长江大保护的序幕。为了接纳部分渔民参与长江大保护,也为了保护宜昌码头及长江船舶的清洁,宜昌开始招募“江面清洁工”——为过往的船舶收集垃圾和污水。

  当时的招募条件有两个:有开船资质,自己有船。开船的资质陈华林自然有了,但是妻子陈正芳、儿子陈昊没有。

  很快,他送妻子和儿子去学机动船驾驶技术。每人花了6000多元,两个多月后,母子俩都取得驾驶船舶的资质。

  接下来,就要买一艘船。“清污船有吨位要求。300吨的船要花几百万,哪来这么多钱?”陈华林一家人都为钱发愁。

  这时,渔民上岸的费用补贴下来了,但杯水车薪。陈华林就用儿子买婚房的钱,再贷款60多万元。

  “那一天,我们全家人都换上了新衣服,来到船厂,厂长亲自为我们剪彩。”回忆当年的情景,陈华林热泪盈眶。

  幸福总是短暂的,考验接二连三就来了。

  第一考验就是“热”。夏天,中午船上温度高达60多度,在甲板上抱起几十斤重的抽水管,与过往船舶储污舱管道接口对接,完全暴晒在太阳下。

  今年天气连续高温,陈华林就一直在甲板上“烤”。亲戚送他们一家人一个外号——“黑三”(一家三口)。

  过了“热”和“晒”这两关,还要过“冷”“风”这两关。冬天,北风呼啸,像刀子一样割脸,手都冻僵了,只有不断搓揉,才能勉强工作。

  这一清又是6年,清走污水和垃圾近四万吨。

  六年不回家 让过往船员有干净的家

  陈华林一家负责红港码头20多只船舶的污水和垃圾收集。清完一只船需要半小时,几十条船全部清完,需要14个小时。

  每天,一家人四点多起床,洗漱过早,5点半之前准时出发。

  打开船舶的污水储存舱,一股刺鼻的臭味让人呕吐。多年来,陈华林一直不敢吃油腻的早点。

  “特别是清理油污舱,要爬到最底层,又脏又刺鼻,很难受。”陈正芳说。

  “用干抹布把每个角落都擦干净,不让一滴污水流进长江。”陈华林铿锵有力。

  “有些船舶从下游上来,好多天没有清理垃圾,臭气熏天……”尽管如此,每次下舱,陈华林都打扫得干干净净,不让一片废物落到江里。

  “每天工作十分辛苦,时间长,至少干12小时以上,完全没有节假日。”儿子陈昊几次打算上岸进厂,都被陈华林劝回来了。

  “我们是长江的儿子,是长江养育了我们,为了保护长江生态,打退堂鼓,谁来担当?”陈华林的话质朴但直击儿子的心坎。

  陈华林一家已在船上过了六年。位于点军的家,六年没有回过。但是,无论多忙,陈华林每月都要请假一天。这一天,天没亮他就出发了,转三次车,顺利的话2个多小时能赶到桥边镇,参加每月一次的主题党日活动。

  9月16日,在记者的再三邀请下,陈华林终于回家了。但是,这个家再也进不去了,门锁锈死了,门前的藤蔓、杂草、灌木长得封门了,阳台、屋顶,全部都长满杂草。

  一天又一天,夕阳西下,余晖洒在全家人的脸上。江面碧波荡漾,鱼翔浅底。过一会儿,又能看到梦幻般的宜昌夜景。在微微的夜风里,船儿摇呀摇,把陈华林一家人又带进甜美的梦乡!(三峡商报全媒记者王凌云)

责任编辑: 乔 奇
copyright@2011 yc.wenming.cn all right 中共宜昌市委文明办 版权所有